中国首家网上新闻媒体 全国性面向留学人员的综合网站 一九九五年一月十二日创刊
首 页 | 新闻快递 | 留学时讯 | 出国留学 | 创业天地 | 人物报道 | 留学生园地 | 生活资讯 | 留学研究
关键字: 
镜像站点: 北美 欧洲 日本 澳洲
北京时间:
特 别 关 注
在线收听“故乡”伴奏带
*2005留学展望
第七届广州留学交流会硕果累累
2004,留学大盘点
*留学海外 请注意安全
中国第一所海外“孔子学院”在汉城挂牌
*海外学人共庆祖国55华诞
*“三农”问题--我们共同关注
*第二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

焦 点 链 接
八名中国人在伊拉克被绑架
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
亚洲特大地震海啸万人遇难
澳门回归祖国5周年庆典
→深切缅怀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
关注妇女 抗击艾滋
→陕西铜川矿难
2004美国总统大选
台风地震袭击日本

中科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
北京交通大学诚聘学科带头人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招聘“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招聘信息
南京大学招聘特聘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博士后招聘启事


走进意大利之特莱莎

2005-01-31


                图为作者(右)与特莱莎

文/云清

  2002年10月6日,我再次踏上意大利国土,来到意大利国家能源与环境(ENEA)FRASCATI研究中心从事为期四个月的合作研究工作。刚到FRASCATI的第二周,ENEA的一位同事告诉我,有一位意大利女孩想和我练习说中文。在这个周末的晚上,我见到了特莱莎,她是一位典型的意大利女孩,和我差不多高,长得非常漂亮。我们很高兴彼此相识,我们相约每周六下午交流两小时,我教她中文,她教我意大利语,但真正能让我
们交流思想的还是英语。
  
  第二个周六的下午,特莱莎开车来接我去她家,她住在一座二层的别墅里。我这是第一次进入意大利人家里。刚进门,一只大狗迎出来,它使劲在我腿上嗅,我害怕极了,特莱莎拍拍它的头,给我介绍说:“它叫CONI,十三岁了,它有肝病。”特莱莎显得很忧郁,特莱莎的妈妈上前客气地和我打招呼,她看上去更像一位日本妇女,很端庄,也很漂亮。特莱莎的爸爸正在电脑前工作,见我来了,他也起身用英语和我打招呼,听特莱莎说她爸爸在那波里经营着一家轮船公司,是一位很成功的实业家。特莱莎还有一个妹妹,正在罗马上大学。我刚坐定,特莱莎的妈妈就端来了香浓的咖啡,我品着咖啡,仔细打量起特莱莎的家:一楼是客厅和厨房,客厅有二十多平方米,家具的摆设很随意,地上铺着精美的波斯地毯,墙上的画和挂件琳琅满目。我仔细看着这些点缀的艺术品,发现它们大部分来自中国:北京的景泰蓝,中国结,青铜人……简直就像是中国艺术品收藏展。置身于这样一个温馨舒适而又精致非凡的家,一种浓郁的艺术氛围让人陶醉。早就听说意大利人很注重他们的生活品位,在家庭装饰上十分讲究,这次真是领略到了。二楼是三个卧室,在特莱莎的卧室里,墙上挂满了照片和艺术品,从这些照片上我可以看到特莱莎24年的成长历程。
  
  特莱莎今年24岁,罗马“LA SAPIENZA”大学东方文化和语言专业毕业,2000年9月曾去“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学习了五个月汉语,短短五个月在北京的学习生活,让她结下了深深的中国情结,北京的香山,北海,北京的胡同,北京的烤鸭,还有当时正在北京演出的“硬石乐队”……她深情地向我诉说着她对北京的思念。特莱莎的学士学位论文题目是《论中国的京剧起源》,我饶有兴趣地翻看着她的论文,感觉真是很惊奇,她居然对我们的国粹了解得比我这个地道的中国人还多,她用树状的结构很清晰地列出中国京剧的发展历史,论文中的几张彩色插图:老北京茶馆中的戏台,京剧戏装,脸谱,还有一双只能容下“三寸金莲”的小鞋,真不知她从哪弄到这些素材,她说她爸爸的一位朋友是从事中国京剧研究的。特莱莎有五本影集分别记录着她在中国的游历,她的足迹遍及北京、上海、广州和西安。她指着照片上西安的大雁塔、华清池让我给她讲杨贵妃的故事;看到长城、兵马俑,她让我给她讲秦始皇,她还和我谈毛泽东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她特别感兴趣中国的名人故事,而且了解得还真不少。特莱莎非常渴望再去北京,她总在寻找一切来中国的机会。
  
  我因为向往罗马,所以我寻求机会来这里学习和工作,也许是地域和年代都太久远,我对罗马的历史始终理不出个头绪,特莱莎就给我说罗马城的起源,几千年前罗马城的那场大火,讲墨索里尼时代的罗马人,讲她的天主教……我们谈意大利男人的恋母情结,谈中国女人的贞操观念,我谈我的家庭我的女儿,特莱莎也谈她的婚恋和她对家庭的向往……从特莱莎身上我感受到了西方人的刚练,她说她也从我身上感受到东方人的温柔。
  
  每个周六的下午,在蓝天白云和灿烂的阳光下,在罗马近郊的一所小庭院里,我们进行着交谈,记得每次我们谈话的时候,特莱莎家的CONI总伏在我们腿边,它静静地听着,它是我们友谊的见证。可去年3月初的某一天,特莱莎从手机上给我发来一条信息:CONI死了,她很悲哀,她要随父母在那波里住一段时间。4月份,SARS闹得人心惶惶,在意大利人的眼里我们中国人全成了病毒的携带体,虽然SARS病毒离我们很远,但SARS的阴影紧紧笼罩在我们周围,在这个特殊时期里身处异乡,我备感孤独和无助。我没有再主动约特莱莎见面,我和她一样地悲哀,为我的祖国正遭受的一切……


来源:神州学人作者:云清 编辑:王芳

 

 

 

关于我们 | 读者信箱 | 欢迎投稿 | 本站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1995-2002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 汤兆志 孙洁
联系电话:0086-10-62242959 62236794 备案编号:京ICP备020003号
电子邮件:dzb@chisa.edu.cn 技术支持:清华万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