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网上新闻媒体 全国性面向留学人员的综合网站 一九九五年一月十二日创刊
首 页 | 新闻快递 | 留学时讯 | 出国留学 | 创业天地 | 人物报道 | 留学生园地 | 生活资讯 | 留学研究
关键字: 
镜像站点: 北美 欧洲 日本 澳洲
北京时间:
特 别 关 注
在线收听“故乡”伴奏带
*2005留学展望
第七届广州留学交流会硕果累累
2004,留学大盘点
*留学海外 请注意安全
中国第一所海外“孔子学院”在汉城挂牌
*海外学人共庆祖国55华诞
*“三农”问题--我们共同关注
*第二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

焦 点 链 接
八名中国人在伊拉克被绑架
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
亚洲特大地震海啸万人遇难
澳门回归祖国5周年庆典
→深切缅怀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
关注妇女 抗击艾滋
→陕西铜川矿难
2004美国总统大选
台风地震袭击日本

中科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
北京交通大学诚聘学科带头人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招聘“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招聘信息
南京大学招聘特聘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博士后招聘启事


微笑的苏茜

2004-12-21


文/肖春

  来德国已近三年,期间有很多的人和事让我有过许多的瞬间或持久的感动。谨以自己这支拙笔,记下记忆里或现在正发生着的点点滴滴。

  苏珊娜是我接触最早,也相互了解最多的德国人。记得第一次见她是教授带我到系里的各个办公室做初次见面介绍,在走廊里遇见的她。那时的她还留着长长的辫子,带着一丝缅腆,微笑着向我伸出手,让我紧张的心情一下放松了很多。当时系里有两个苏珊娜(Susanne),于是大家就叫她苏茜以示区别。

  幸运的是,由于我当时的工作间一时还要整理,我被临时安排到她和另外一个同事的办公室,于是有了很好的练习语言和人际接触的机会。尽管当时我的德语还磕磕巴巴的,可是她们带着一丝好奇,经常问我一些小问题。我的丢三拉四虎头蛇尾的回答经常让另一个同事伤透了脑筋。这点上,我觉得苏茜是个绝顶聪明而且善解人意的人,经常能从我的"肢体不全"的回答里找出关键词并加以正确理解。而我,自然也对她的口音和表达方式适应得最快。当我经常为自己的表达不清自责时,她总是安慰我说,你已经很好了,可以用德语和我们交谈。以前有一些外国学生在这里实习的时候,我不能说英语,而他们不能说德语,那才叫糟糕呢! 苏茜是个非常细致的人。中午吃饭的时候,每次都问我要不要一起去。以至后来,她如果休假了,就一定会交代别的同事在吃中饭的时间叫我一起去。我过生日,苏茜也每次不落地和别的同事给我准备好生日礼物。圣诞节,复活节前夕,我总能从我的信箱收到圣诞日历,复活节巧克力蛋之类的“惊喜”。那种无微不至,发自内心的关心,真让我感动。因为从来就没有想到过,在离中国如此遥远的他乡,能有人如此真心相待。

  在德国的第一个圣诞节(2001年),过得稀里糊涂,觉得和自己无关。但是圣诞过后的春节,让我禁不住思乡思家之情狂涌,有一次给家里打完电话就哭了。当时正好苏茜找我,看到我眼泪汪汪,她站在我旁边,都不知道怎么安慰我才好,倒是我自己慢慢恢复了平静。我没想到的是,她把这件事情放在了心上。过了两个月,她邀请我去她家,并特意告诉我,还会带我去她父母家拜访。在来德国之前我看到过一些关于冷漠的德国人的介绍,说他们一般不会邀请人去自己家。就我个人经历而言,我的同事家我都去过了,所以觉得他们根本上都是缅腆但是很热情的,尤其是在火车上,电车上,大街上,只要你不板着自己的脸,就会发现很多人朝你微笑。

  我很兴奋到苏茜家作客。她家离大学有30到40分钟车程,知道我没车,她周六特意到大学接我。到家后,她安排我和她烤蛋糕,然后一家人带着蛋糕,当然还有我,回娘家省亲了。中国人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可一点没错。苏茜的家人和父母都是特别和善的人,毫无疑问,我在他们一大家的欢声笑语中又感到了久违的家庭的温情。苏茜的爸爸,一位年过70的老人,开始和我说话可能还有点拘谨,慢慢的也和我熟了,一个劲儿说我的德语好,以后回中国可以当翻译,把我高兴得心花怒放。

  二老还翻出苏茜小时侯的照片,结婚的照片给我看,一起回忆以前的趣事。为了让我能给他们指出我的家在什么地方,他们特意把详细的世界地图找来让我做标记。离开的时候,苏茜妈妈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轻轻地拥抱了我,说,下次再来看我们。那微笑,原来和苏茜的一模一样,不,应该说,苏茜的微笑就来自她美丽慈祥的妈妈。

  那年夏天,我父母来德国看望我,苏茜知道后,一定要请我父母到她家作客。我推说我父母除了中文别的都不会,她笑了,“你不是现成的翻译吗?”由于有可爱的苏茜一家,我父母对我在的城市的印象好得一塌糊涂,一直说,你们那里比柏林和巴黎都好(其实他们也就只去过这几个地方),打电话的时候还要我向我这个姓苏(苏茜可不是姓苏,但是我父母记不住,只好让她姓苏了)的同事问好。

  第二年圣诞节前,苏茜和我们组里的秘书,苏茜的好朋友,不约而同地邀请我去她们家过节,把我感动得当时眼睛就湿润了。我觉得自己虽然身在异乡,但是,却有那么多人关心我,哪里还有异乡的感觉?德国,这个在地理上属于寒带的国家,在我心里早已经成了一个充满温情的国度,因为,那里不仅有春夏盛开的鲜花,更有四季不断的苏茜的微笑。(图/蒙梓)


来源:神州学人月刊 编辑:王芳

 

 

 

关于我们 | 读者信箱 | 欢迎投稿 | 本站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1995-2002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 汤兆志 孙洁
联系电话:0086-10-62242959 62236794 备案编号:京ICP备020003号
电子邮件:dzb@chisa.edu.cn 技术支持:清华万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