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网上新闻媒体 全国性面向留学人员的综合网站 一九九五年一月十二日创刊
首 页 | 新闻快递 | 留学时讯 | 出国留学 | 创业天地 | 人物报道 | 留学生园地 | 生活资讯 | 留学研究
关键字: 
镜像站点: 北美 欧洲 日本 澳洲
北京时间:
特 别 关 注
在线收听“故乡”伴奏带
*2005留学展望
第七届广州留学交流会硕果累累
2004,留学大盘点
*留学海外 请注意安全
中国第一所海外“孔子学院”在汉城挂牌
*海外学人共庆祖国55华诞
*“三农”问题--我们共同关注
*第二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

焦 点 链 接
八名中国人在伊拉克被绑架
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
亚洲特大地震海啸万人遇难
澳门回归祖国5周年庆典
→深切缅怀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
关注妇女 抗击艾滋
→陕西铜川矿难
2004美国总统大选
台风地震袭击日本

中科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
北京交通大学诚聘学科带头人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招聘“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招聘信息
南京大学招聘特聘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博士后招聘启事


豪夫斯彻校园漫步

2004-12-21


文/李晔

  豪夫斯彻是纽约长岛的一所私立大学,名不见经传。它的前身只是一所社区学院。但就这样一所普普通通的学校,它那独特韵味的校园却深深吸引了我。

  去年7月,我们举家来到豪夫斯彻参加了为期4天的一个夏令营的活动。来到这个校园,似乎到了一个植物园。整个校园绿叶葱笼,花草茂盛,这些花草树木不是普通校园中那种被整齐规化的校园的点缀,而是多种花草树木的精致错落的组合。其茂密,其繁多,其错落有致,使得整个校园一步一景。而每一景的精致都令人联想到瓶里的插花----各种花草被精心设计、有序地排列,形成独具匠心的美。

  比如,豪夫斯彻主楼的后面是一片修剪得精致小巧的园圃。正中间是青石板路,两侧是被剪成独特形状的各类小树,有的树形如圆盖,有的则旁骛斜出,还有的松枝左右高低地“长”着几个“松球”,像是松树做的街旁的灯柱。在这些小树中穿插着一些花草和长满青苔的石头。这清幽的园圃看起来真是一幅园林杰作。

  我从没有在一所学校看到过这么多种类、这么多形状的松树。有的坚挺地向上生长,却被修剪成平平的一片,有的却从上向下从容不迫地垂下来,像一片绿色的瀑布。有些高耸入天,有些则被修剪成塔形、鸡蛋形、球形。甚至在一个门洞口也可以看到一根巨大的雪松枝条装饰于其间,很艺术地垂下一条条雪松枝。

  我实在是被这校园的美陶醉了。找了一把椅子,坐在两棵大橡树中间,风吹树影动,裙子亦被风吹起,仿佛置身于仙境。几个孩子骑车经过,一对老人相扶而来,我才恍然回到现实。与老人寒暄,言谈之中才知道这校园中的大多数景点都是募捐建造的,这校园中的有些植物是某种植物种类中世上仅存的一两棵。老人的话引起了我更大的兴趣,于是便仔细观察那些植物。许多植物都标上了名字,这校园中确实有来自不同国家的植物。比如枫树,除了美国枫树,还有日本枫树,挪威枫树,甚至还有一棵中国枫树,叫作“Paperbark maple” ( 纸树皮枫树)。整棵树的树干完全像牛皮纸,样子极为独特。在这个校园里我还发现了在北京常见的高大的老槐树,如伞的龙爪槐,低眉含羞的柳树,这不禁引起我思乡的幽情。

  想来每个捐赠者都有自己的审美情趣及匠心设计,有些景点精致,有些景点又充满野趣。在许多树的前边或旁边常会出现一丛丛花卉,有形状独特的蓝色球状的“blue lilacs” ( 蓝丁香),婷婷玉立的“Daffils”(黄水仙),也有野山坡上随处可见的黄星星似的金盏花,怒放的野菊花,含笑的小喇叭花。在每一景点前都有一块金属牌镶嵌在地上,上面刻有捐赠者的话。捐赠者都是些普通人,有的写着“对某某某的爱的记念----她的家人和朋友”,有的写着“50级班40周年的团聚纪念”。最有趣的是在“纸树皮枫树”这一景点里,地面的金牌上只刻有两个字“Great Aunt”(老姨妈)。在校园漫步,随处可见这样的金属牌,有的甚至镶嵌在椅子上。有一张椅子上的一句话令我很感动。上面写着:“记念John A. Guerreo 教授----一个在豪夫斯彻 28 年,影响了许多人一生的人。这儿坐着一个人和他的雪笳。”落款是他生前所在的系名及在此服务过的日期“68年9月1日~96年9月1日”。

  信步所至,来到了办公楼前。不由得想到应该要一份豪夫斯彻大学的简介。在咨询办公室遇到了两个在此值班的学生,暑期她们没有回家。其中一个对我说,她住在美国中部,深爱这所学校,这美丽的校园对她就如家一样,某些景点令她想到她的家乡。她们很热情地帮我找校园花园导游图,遗憾的是临时在这儿工作,并没找到。但意外地却帮我找到“校园雕塑导游图”和“豪夫斯彻历史简介”。

  细看“校园雕塑导游图”,发现雕塑景点竟有44个之多。我曾注意过一个奇特的雕塑,它座落在校园草坪的一棵大树下。远远望去,那仿佛是一个真人(与真人一样大小的模样及很自然的坐姿)。走近来看,那是一个教授模样的人,戴眼镜,打领带,一手拿笔,一手拿夹板,在写着什么,身旁放着“一摞书”。当时,一对青年男女也在看这座雕像,男青年拍拍“他”的肩膀说“Hi, Buddy”( 你好,伙伴)。那情景真是增添了我对这座校园的亲切感。

             

  也许当时的注意力全被校园中的美丽植物所吸引,竟没有注意到校园里有这么多雕塑。顺着导游图,观赏这些雕塑,发现它们也如植物一样风格迥异。既有美国前总统汤姆•杰佛逊和本杰明•弗兰克林的威风凛凛的形像,也有古希腊科学家的雍容大度之姿。还有如“教授”那样的普通人。我在两丛植物之间看见了两尊一尺多高的小塑像,那是一对夫妻的形象,妻子坐在“椅子”,丈夫站在旁边。校园中还有许多动物的塑像,有的是纯传统式的雕像,有的则是抽象派的图案。这不禁又一次令我惊叹这多姿多彩的雕塑竟与这校园浑然一体,一如那些植物----每一景点都很独特,但其独特却并不妨碍校园的整体美,反而使校园给人以别致、新鲜之感。

  从“豪夫斯彻历史简介”得知,这个学校的历史并不算长,这所校园原本是荷兰贵族威廉•豪夫斯彻和他的妻子凯特•豪夫斯彻的一座庄园。1932年、1933年夫妻俩相继去世。凯特临终前将这座庄园及大量财产捐给了当地社区,用以纪念她的丈夫。1935年,在社区人士的建议下,以豪夫斯彻命名的社区学院便建立起来。这所学院迅速发展,1963年便成为了一所正规的私立大学。

  这短短历史的校园真的很耐人寻味,沉静细思,我忽然悟出这校园仿佛是美国这个国家的缩影。校园植物与雕塑的不拘一格不正象征着这个国家的兼容并蓄吗?那来自各国的“植物”或名贵或平凡,各展风姿,无不为这一片新的土地增添了光彩;那或传统式或抽象派的“雕塑”以各自独特的方式来诠释着其不同设计理念。那些植物景点、雕塑景点前的金属牌上,甚至椅子上到处雕刻着温情感人的记念语,又无不是以捐赠者的物质基础作为后盾的。在“校园雕塑导游图”中,明确说明有些雕塑只是临时摆放在校园中,这意味着它们将被新的捐赠雕塑所替换。温情是它的表面,物质利益乃是它的根本。而我相信,这相辅相承却也是推动这学校迅速发展的动力。

  4天的夏令营的活动结束了。当我们驱车离开校园时,沿路马路两边飘舞着的黄蓝白三色的豪夫斯彻校旗在向我们招手告别。当时,我曾想,校园外为什么这么长一段路会悬挂着学校的校旗?经过几天的校园巡礼,我深深体会到这个学校在以不同的方式鼓舞着学生对这个校园的自豪感,同时也吸引着外人的注目。

  远离了豪夫斯彻, 这名不见经传的学校如电影中的画面依然留在我的脑海中,引起我的许多联想……


来源:神州学人月刊 编辑:王芳

 

 

 

关于我们 | 读者信箱 | 欢迎投稿 | 本站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1995-2002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 汤兆志 孙洁
联系电话:0086-10-62242959 62236794 备案编号:京ICP备020003号
电子邮件:dzb@chisa.edu.cn 技术支持:清华万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