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网上新闻媒体 全国性面向留学人员的综合网站 一九九五年一月十二日创刊
首 页 | 新闻快递 | 留学时讯 | 出国留学 | 创业天地 | 人物报道 | 留学生园地 | 生活资讯 | 留学研究
关键字: 
镜像站点: 北美 欧洲 日本 澳洲
北京时间:
特 别 关 注
在线收听“故乡”伴奏带
*2005留学展望
第七届广州留学交流会硕果累累
2004,留学大盘点
*留学海外 请注意安全
中国第一所海外“孔子学院”在汉城挂牌
*海外学人共庆祖国55华诞
*“三农”问题--我们共同关注
*第二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

焦 点 链 接
八名中国人在伊拉克被绑架
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
亚洲特大地震海啸万人遇难
澳门回归祖国5周年庆典
→深切缅怀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
关注妇女 抗击艾滋
→陕西铜川矿难
2004美国总统大选
台风地震袭击日本

中科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
北京交通大学诚聘学科带头人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招聘“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招聘信息
南京大学招聘特聘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博士后招聘启事


不要再被“粮食危机论”所误导



文/茅于轼

  1995年,一位名叫Lester R•Brown的人写了一本书,书名为《谁来养活中国》。这本书给中国造成了非常巨大的伤害,大大地推迟了粮食市场自由化的进程,还导致上千亿元的经济损失。最近他又出了一本书。内容我们还没有看到。听说还是粮食危机那一套。当然,我们已经吃了一次亏,不会再上他的当。但是这种论调必须从理论上给予驳斥,彻底消除许多错误观念。

  为什么粮食不存在危机?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只要市场在,就不愁买不到粮食。其次,对于那些对市场存有疑虑的人,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我们还要回答,历史的事实证明,粮食的问题不是供给不足,而是生产过剩。将来估计还会如此。 我们个人有过粮食安全问题吗?没有。我们是不是有一块保留地用来种粮食,以防万一呢?也没有。我们家里有没有一口大米缸,存放应急储备粮?还是没有。既然如此,我们的粮食安全靠什么保证的呢?显然,只要商店开门营业,粮食随时随地都可以买到,没有什么粮食安全问题可担忧的。

  这样的回答虽然极其简单,但把当今经济生活的根本特点说得一清二楚。事实就是这样,我们非常地依靠市场,它变得须臾离开不得。如果市场不再存在,正常生活立刻全被打乱,岂但是粮食要出问题,水电交通、医疗教育、通讯娱乐,统统都要停顿下来。这个简单的回答又包含着深刻的道理。道理在于,市场能够合理地配置资源,满足人们的需要,保证不会出现严重的供应危机。人们只要有钱,就永远可以以合理的价格买到所要的商品。在某些特殊情况下短期的危机可能出现(多半是人为的),但是长期的危机是不可能的。 三年灾荒时中国饿死了将近3000万人。三年灾荒的头一年,1959年,我国出口了400多万吨粮食,如果每人每天吃一斤半粮食,这些粮食足够2000多万人吃一年。粮食从特别稀缺的地方输出到了不稀缺的地方去,完全违背市场规律。当市场存在的时候,粮食稀缺,粮价就会上升,外地的粮食很快就会流入,人就不会饿死。因为没有粮食市场而饿死人的事现在还在我们的邻国发生着。如果我们不注意保护粮食市场,以为只要鼓励农民多种粮就能有饭吃是极其错误的。三年灾荒就是粮食“大丰收”而造成的。人们为市场而生产,或者说为利润而生产,大家就不会挨饿;为了吃饱饭而生产,反而可能挨饿。这就是市场奇妙之处。岂但粮食如此,其他一切商品也莫不如此。相信计划经济而对市场经济抱怀疑态度的人恰恰在这一点上犯糊涂。

  个人的粮食安全依靠市场,国家的粮食安全同样依靠市场。这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世界市场上从来没有缺过粮,倒是总是生产过剩,为卖不出去发愁。各产粮国都想尽一切办法补贴出口粮食。世界贸易组织近期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取消粮食出口的补贴,让粮食自由流通。因为过剩,过去半个世纪虽然人口增加一倍半,人均消耗增加17%,种粮食的人减了大概三分之二,而粮食价格相对于其他商品却降低了一半。中国的情况也如此,一点也不例外。解放初,我国有5亿人口,现在是13亿,增加了一倍半;现在我们吃得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好,吃得大家都要减肥了;我国的耕地面积减了大概五分之一;又有将近2亿农民进城打工,种地的农民也大幅度地减少了,剩下的多半是妇女和老人。可是这几年的粮价却降低到解放后的最低点,只在最近粮价有所回升。但是这暂短的上升改变不了长期下降的大趋势。导致这种变化的原因何在?原因有二:一是科学技术的进步,现在有了更好的化肥、良种,更合理的耕作方法和适用的农业机械;二是贸易的发达。国际贸易使得种粮食成本低的地方多种,并把粮食销售到种粮成本高的地方,减少在那儿的粮食生产。结果是粮食生产的总成本降低。国内贸易也同样起到类似的作用。

  展望未来,有人担心说科学技术的潜力已经快用完了,化肥种子都没有多少潜力可挖了。但是新的机会出现了。因为有了基因工程,农业增产的前景非常乐观。不怕病虫害的新品种已经大量涌现,营养更丰富,口味更好的食品每时每刻都在出现。拿贸易机会来看,也远远没有用尽。国际上粮食贸易保护一直是一个主要争论点,如果保护主义能被取消,粮食价格还会进一步下降。国内贸易的机会同样很多没有被利用。我国要求各省粮食自给自足的政策至今没有明文作废,国家垄断粮食市场的情况刚刚在改变,通过市场的作用重新安排粮食种植的地区分工,使适合种粮的地方更多地种粮,粮价还能够降低。总起来看,粮食不足的问题完全不是一个现实问题。粮食是一种可再生的资源,只要管理得法,永远不会供应不足。当然,如果发生核战争造成核冬天,或者哪个小行星撞上地球,粮食当然会减产,但是那时候就不仅仅是粮食问题,人类的根本生存条件出了毛病,谁也救不了人类。 应该说,全世界粮食同时减产的可能性并不是不存在,但是概率是很低的。地球围绕太阳转的基本环境不变,大幅度的气候变化概率很低。拿历史的经验看也是这样,从我国的经验和世界的经验看,因为气候导致粮食产量变化的上下幅度不过百分之一二。再加上其他原因导致的产量变化,充其量也不过5%。全球的粮食储备一般都超过年消费量的10%,所以粮食供应是非常安全的。 现在全世界每年生产的粮食总量约为20亿吨,供给60亿人口吃用,每年国际间的粮食贸易量为2.4亿吨。我国如果进口2000万吨,只占世界贸易量的不到1%,根本威胁不到别国的安全。单单美国每年出口粮食就达到8000万吨。日本是粮食进口的最大国,每年进口2500万吨。从来没有谁批评日本进口太多抬高了世界粮价。Brown 先生认为中国将来大量进口粮食,会把世界粮价抬上去,别的粮食进口国就要吃亏。且不说从历史的趋势看粮食价格一直朝下落,就算粮价因中国大量进口而上升,中国买粮是用出口赚的外汇购买的。如果大量进口粮食使粮价上升,必定是大量出口别的产品,使那些产品的价格下降。价格就是这样,有涨有落,资源在全世界范围内合理配置,使全球的百姓生活得更好。这就是经济学。不过Brown先生不是用经济学家的眼光看问题的。

  粮食供应的充足不等于每个人都有饭吃。穷人因为买不起粮食,还可能挨饿。这不是粮食生产不出来,而是因为在市场制度中生产者不会照顾没有购买力的消费者。这是市场经济的严重缺点,它是认钱不认人的。弥补的办法就是社会救济。国际国内都有对饥民的紧急救援组织。一般而言,买不起粮食的人终归是少数,多数人帮助少数人是行得通的。就我国总体而言,我们每年进口的粮食一般是一两千万吨,没有超过3000万吨的。假定进口2000万吨,合到总消费量的4%。每吨粮价约为150美元,这样,所用的外汇是30亿美元。2003年,我国出口创汇约为4000亿美元,所以进口粮食所花的外汇只占年创汇的不到1%,实在是微不足道。不管粮食价格涨到那儿去,中国人绝对不会因为买不起粮而挨饿。也就是说,中国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粮食危机。附带说一下,我国已经连续5年出口粮食,出口量从500万吨(1998年)到1200万吨(2002年)。这是不正常的现象。我国耕地紧张,生产粮食成本比较高,在正常情况下应该进口粮食。近年来大量出口的原因是因为前几年上了那位Lester R• Brown先生的当,不计成本地鼓励粮食生产,产得满坑满谷,紧急拨专款修了许多粮库,还是装不下,只好政府补贴出口,国家因此每年要赔几亿美元。现在我们为了粮食增产,还制订了保护耕地的政策,不许将农业用地转为非农用地。其实我国的非农用地更紧张。土地的全面紧张是我国人口密度为世界平均的3倍造成的,如果把西藏、新疆、青海等人口稀少的地方排除,我国的人口密度超过世界平均值的10倍。而农用地的人口负担是世界平均值的3倍。这说明,其他用地比农用地更紧张。未来三四十年内城市人口要翻两番,不让占用耕地,仍然挤在原有的范围内,显然是不现实的。何况一个农民从农村来到城市所用的土地更少了,所以占用城市周边的耕地还能够从总量上节约土地。更何况保护耕地所付出的代价远远高于进口粮食的代价。

  还有一种顾虑,怕国际粮食市场对中国禁运。一般而言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WTO规定不许可用贸易做政治斗争的工具,除非联合国有决议。伊拉克打了科威特,被联合国实施禁运,但是粮食也没有禁。粮食生产没有垄断性,任何一块普通的地方都能够种粮食,不像石油生产具有垄断性。粮食只要出高价,总归买得到。当然,如果中国干出了像拉登那样的事,有可能被全世界敌视,买粮食发生困难。但是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我们的外交奉行的是和平政策。所以不会发生粮食禁运的事。万一真正有这样的事,那问题可就大了,不光是有没有粮食吃的问题了。 茅于轼:经济学家,195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长期从事机车机械、运输经济和数理经济研究,1984年调入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研究所,1986年以访问学者身份在美国哈佛大学从事经济学研究。1993年创办天则经济研究所,任该所理事长。他先后担任过西北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亚洲开发银行、非洲能源政策研究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顾问以及国内外5种杂志的主编。(图/王琦 来源:神州学人月刊)


编辑:

 

 

 

关于我们 | 读者信箱 | 欢迎投稿 | 本站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1995-2002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 汤兆志 孙洁
联系电话:0086-10-62242959 62236794 备案编号:京ICP备020003号
电子邮件:dzb@chisa.edu.cn 技术支持:清华万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