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网上新闻媒体 全国性面向留学人员的综合网站 一九九五年一月十二日创刊
首 页 | 新闻快递 | 留学时讯 | 出国留学 | 创业天地 | 人物报道 | 留学生园地 | 生活资讯 | 留学研究
关键字: 
镜像站点: 北美 欧洲 日本 澳洲
北京时间:
特 别 关 注
在线收听“故乡”伴奏带
*2005留学展望
第七届广州留学交流会硕果累累
2004,留学大盘点
*留学海外 请注意安全
中国第一所海外“孔子学院”在汉城挂牌
*海外学人共庆祖国55华诞
*“三农”问题--我们共同关注
*第二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

焦 点 链 接
八名中国人在伊拉克被绑架
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
亚洲特大地震海啸万人遇难
澳门回归祖国5周年庆典
→深切缅怀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
关注妇女 抗击艾滋
→陕西铜川矿难
2004美国总统大选
台风地震袭击日本

中科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
北京交通大学诚聘学科带头人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招聘“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招聘信息
南京大学招聘特聘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博士后招聘启事


赵伟:追赶时间的人

2004-06-04


  很久以前就认识赵伟,毕竟在华人教授圈子里,能够坐上美国德州A&M大学协理副校长职位的华人的确是凤毛麟角。见了赵伟,才知道什么是学者风范,谦谦君子。他中等身材,头顶微谢,即使和我们这些晚辈说话,都是以“您”相称。具有如此身份和地位,能够如此谦恭,更让人对他陡生敬意。

  赵伟不仅在学校负责多个科研中心的行政管理工作,还兼职计算机系的教授,行政教学双肩挑,其忙碌程度可想而知。

  《神州学人》的约稿终于让我有机会走进德州A&M大学行政管理大楼,走近这位一直与时间在赛跑的人。

  背景
  赵伟祖籍苏州,因父母支援大西北因而生于西安。和很多同龄人一样,正当求知若渴的青春少年时,中国遭遇了一场浩劫。对于有直系亲属在台湾和海外的赵伟来说,这种灾难尤其真切。

  1969年进入中学,1970年就初中毕业。初中同学大部分毕业后都去修襄樊铁路,赵伟因为背景太“黑”,于是修铁路也没资格,只能在家待业。年底时,因为某种机缘巧合,被一位不顾虑政治背景的复员军人招到了西安小型变压器厂,成为一名光荣的电镀工人。

  像赵伟这样的背景,当上一名工人真可谓是“一步登天”。他深知来之不易,便在工作上十分卖力,吃苦耐劳,一直都是厂里的先进生产者。1974年开始招收工农兵大学生,因为赵伟在工厂里练就的电镀技术,他被陕西师范大学物理系相中,开始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当时亲戚朋友都劝赵伟别犯傻,要放弃当时还算可观的一级工工资去念大学,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无法理解的事情。可是对于赵伟来说,能上大学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无论放弃什么,只要有学校招收我,我就要念书”。

  1974年,赵伟终于走进了陕西师范大学的校门。1977年,三年的学习结束了,他以优异的成绩留校任教,是学校有史以来第一个被留校的“可教子女”。赵伟更加拼命了,全校都在午休的时候,教室里埋头苦读的是他;教师办公室里串来串去,认认真真求教的也是他;每天一大早跟着广播朗读英语的还是他。他的拼命在陕西师范大学是出了名的,酷暑的西安,为了安心看书,他双脚泡在冷水盆里,头顶搭上块湿毛巾。

  他这么拼命,是因为他着急,自己已经耽误太多时间了,人家在走,他得快跑啊,他得把失去的时间追回来。

  近景

  当历史即将进入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中美建交并开始了一系列文化和教育交流,这为许许多多的学子带来了又一次改变人生的际遇,赵伟很幸运地成为其中一员。1982年,赵伟考取了国家公派留学资格赴美攻读硕士,走进了麻州大学的校园。

  和当时中国学校的条件相比,让赵伟兴奋的不是舒适的生活条件,而是在这里可以全身心地学习。虽说是来攻读硕士学位,可是赵伟心里一点都不塌实,仅仅三年的工农兵大学学到的东西实在太少,在学校报到的第一天,他选了所有没有学过的本科课程,用半年完成了补课。 1982年9月至1983年5月间,他用两个学期完成了30个学分的硕士课程,1983年秋到1986年元月,他用两年半时间完成了博士学位。懵懵懂懂地走进美国校园,从一个基础薄弱的工农兵大学生,到拿到博士学位,他仅用了三年半时间,跑完了需要五至六年的路程,他尝到了追赶时间的乐趣。

  博士毕业后,赵伟去澳大利亚任教。通过多年的努力,渐渐在计算机实时控制方面崭露头角。1990年,美国六个学校提供职位聘请他,其中就有德州A&M大学。A&M大学在美国公立学校里享有很高的声誉,学生超过45000人,每年的科研经费超过4亿5千万美元。学校不仅为他提供了优越的科研条件,还破格提升他为副教授。当然,赵伟最终选择了德州A&M大学,其实并非都是因为这些优厚的条件,最重要的是学校对于发展计算机实时控制领域的远见卓识让他找到了自己奋斗的天地。1996年,赵伟晋升为正教授。

  1996年至1997年,德州A&M大学计算机系科研经费从前一年度的近300万美元滑落到仅100万美元,在美国大学里,没有科研经费就等于没有了赖以生存的条件,科研实力下滑如果导致生源断流,就意味着计算机系将全部关门。学校在全美范围内公开招聘系主任,通过层层竞争和严格遴选,赵伟被确定为最终人选。

  临危受命,当时的计算机系矛盾重重,人心涣散,为了不负重托,赵伟从基础抓起,熟悉、了解系里的每一个教授。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用中国的“中庸”思想,把大家的心又盘活了,把全系上下又团结起来,特别是把教授们的关系理顺了,原来互相不服气的教授们又开始合作了。从1998年开始,系里的科研经费又开始回升到了近250万美元。

  2000年,赵伟率先带领科研团队申请到了一个近120万美元的项目,另外三个教授又争取到了一个430万美元的项目,计算机系一下子就成了学校的明星系,到2000年,该系科研经费已经达到了400多万,本科教育在全美排名窜升到第17名,申请计算机系的研究生是1997年申请人数的两倍。

  短短四年时间,赵伟凭自己独特的管理才能让美国人心服口服。2001年9月,赵伟上任德州A&M大学协理副校长,负责科研工作。

  在为学校计算机系的发展呕心沥血的同时,赵伟在学术上的成就也越来越大,他从事的安全实时网络,分布式实时操作系统,数据库和容错系统方面的科学研究成果累累。他所领导的项目取得了重大进展并获得多种荣誉和奖励,其中包括IEEE分布式计算系统国际会议颁发的最佳论文奖,IEEE美国国家空间与电子会议颁发的最佳论文奖,以及美国国防高级研究项目局(DARPA)颁发的技术转让奖。他所指导的研究生在ACM国际科研竞赛中名列第二。他已经拥有两项美国专利,并被IEEE遴选为会士(FELLOW),发表专业论文200多篇。

  聚焦

  赵伟是个念旧的人,他认为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首先就应该感谢陕西师大,是母校为他提供了机会;他还感谢国家圆了他留学的梦想,和很多旅居海外的华人学者一样,祖国的每一点进步都让他欢欣鼓舞,祖国的强大更让他充满了自信。

  赵伟一直与国内许多高校保持着密切的学术联系,在与国内交流的过程中,其中一个深切的感受是,国内研究生教育和国际上差距太大,特别是计算机专业中前沿和尖端的研究更是国内的弱项。

  2000年,赵伟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组织一批在美国学术界有成就、有一定地位的中国留学生,不定期回国,就某一领域,在中国各地大学系统地讲授一门美国研究生课程。同时,就所讲课程的学术领域、有关课题与国内科学家及研究生共同讨论研究,这个计划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大力支持。

  说干就干,赵伟拉起大旗,一呼百应,联络了一批在专业领域内有建树的海内外华人教授,于2002年正式启动了“龙星计划”项目。到2003年上半年止,“龙星计划”已经按计划完成了8门美国大学研究生课程,参与培训的学生达到近700人,培训的学生来自50所大学、11个研究机构、17个城市。

  在赵伟的号召下,这些海外的著名专家学者牺牲自己的假期,让国内的老师和学生不出国门,就能够听到国际上最权威的学者讲授国际上最前沿的课程,大家不仅通过该计划了解国外教学模式和科技前沿趋势,而且从中能够体会到进行科研工作的方法和崭新理念。

  “龙星计划”不仅为国家培养了一批中青年研究人才,而且产生了重要的社会影响,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科技日报》、《科学时报》、《计算机世界报》、《科技日报创新周刊》等国内新闻媒体都对此进行了报道。

  在赵伟的人生历程中,德州A&M大学是他的第二故乡,是这里为他提供了发展的空间,这也是他十几年来对工作勤勤恳恳的动力之源。十几年来,他努力促进学校和中国互惠互利的交流和合作,在他的推动下,德州A&M大学和中科院计算所成立了“德计宽带网络技术联合实验室”,开展在信息技术领域的学术研究,推进在该领域的人员交流和互访,合作争取或配合对方争取科研项目。

  在赵伟和许多德州A&M大学的中国教授的努力下,德州A&M与中国的交流和合作越来越多,和中国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特别是2002年10月江泽民主席访问了该校后,学术交流愈加频繁。2003年11月该校举办“中美关系高层论坛”,赵伟成功地组织了中美科学家13场科研圆桌论坛,并正在计划筹备这次论坛的后续项目之一----“中美科研合作协调委员会”。

  定格
  
  赵伟是个工作狂似的人物,基本上是不给自己留周末的休息时间,每周都工作80个小时以上,所幸家里人都很支持他的工作,太太原是陕西师大的物理系讲师,现在也在德州A&M大学任教。多少年了,赵伟能陪家人的时间实在是寥寥无几,更别说陪夫人逛街,陪孩子度假了。埋怨归埋怨,可夫人却无悔。虎父无犬子,两个儿子,一个已经在MIT子承父业,读的也是计算机,另外一个在读十年级,学习成绩也是名列前茅。

  说起家庭,赵伟总觉得很内疚,他很庆幸自己有这么好的家人。之所以没有时间享受天伦之乐,是因为他总觉得被耽误的时间太多,而真正能学习和科研的时间太少。“勤能补拙”是一直支撑他的人生信条,他只有拼命地和时间赛跑,才能追赶失去的岁月。


来源:神州学人作者:柯常青 编辑:世国

 

 

 

关于我们 | 读者信箱 | 欢迎投稿 | 本站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1995-2002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 汤兆志 孙洁
联系电话:0086-10-62242959 62236794 备案编号:京ICP备020003号
电子邮件:dzb@chisa.edu.cn 技术支持:清华万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