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万博访问统计 神州学人---中文报刊阅览室 神州学人---中文报刊阅览室

CHISA首页

CHISA周刊

中文报刊阅览室

《神州学人》月刊

留学政策

资助项目

人才档案

站点导航

网站检索

综合服务

读者信箱

网上调查

您当前的位置:CHISA首页>>月刊

北京时间:

总第158期 2003年第5期 每月4日出版

分类阅览 | 过刊阅览 | 全文浏览

留学.校长.西部--触感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长段宝岩


文/本刊记者 徐妍 斯林

面对人生,勿虚度年华;面对事业,需不懈努力。
--段宝岩

段宝岩履历

  1955年3月出生于河北冀县。1977年考入原西北电讯工程学院(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1981、1984、1990年在该校相继获得工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1991年公派赴英国利物浦大学作博士后,其间曾赴日本北海道大学作客座研究员,1994年底回到母校工作至今。现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长、教授、博导。

  主要从事结构优化、CAD、机电一体化等方面的研究,主持并参加了十几项包括国际合作、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在内的重点课题研究。先后获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二等奖2项,三等奖1项;发表论文100多篇,出版专著3部,并获国家科技图书暨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指导博士生和硕士生各10多名,并获省级教学成果一等奖1项。

  曾被授予“电子部优秀科技青年”、“电子部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全国优秀留学回国人员”等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初识段宝岩,他急切地谈学校发展和建设的现状、问题、思路、规划……一个不了解不关心西电的人,经他这么一番“强化教学”,西电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一目了然,他说,经全体西电人再一次认识与讨论,西电的努力方向,是建成特色鲜明、研究型、开放式的国内外知名大学

  2002年初冬,一个周末下午,在北方交通大学“211工程”专家评审会驻地,我们慕名结识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以下简称“西电”)校长段宝岩。他给我们的第一印象是:年轻,干练,始终面带微笑,只谈学校的建设和发展。

  在对中国高校变迁发展史有所了解的人们的概念中,西电的前身是原西北电讯工程学院。其实西电的历史,还应追溯到1931年诞生于江西瑞金的原中央军委无线电学校,后来历经原中央军委无线电通信学校、原中央军委工程学校、原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电信工程学院等发展阶段,可以说,西电曾是一所军工和国防背景较深的高校。西电现在直属教育部,是一所以信息和电子学科为主,工、理、管、文多学科相结合的多科性全国重点大学,是国家“211工程”立项建设的高校之一,是国家设有研究生院的55所高校之一。

  今年48岁的段宝岩,自1977年参加恢复高考后的全国首届高考进西电校门起,就一直在这里学习、生活和工作,在2002年5月任校长前已经担任了4年的副校长,20多年在西电“土生土长”的经历,可以说使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学一科、一师一生都那样熟悉和亲切。正因有这样的背景和经历,上任初始他就希望和全校师生员工一道对西电来一次“再认识”。

  经历这次再认识,西电人对自己的优势与特色达成共识:一是在国内高校中独特的革命传统;二是因在学科和专业设置上的前瞻性,而占有信息时代和西部大开发的天时和地利;三是在当前纷纭变幻的国际形势下,西电因学科和专业设置与电子信息技术和国防建设均密切相关,而拥有的新机遇;四是西电“艰苦奋斗、自强不息、勇往直前”精神的鼓舞作用。

  当然,对西电的明显不足,段宝岩也和大家一起分析了个透: 一是学科专业面有些窄;二是人才队伍后劲不大足;三是体制上活力不太够;四是教学和科研还存在隐忧。

  正是基于此,段宝岩在他上任后召开的首次全校中层以上管理人员会议上,明确提出了全校今后发展的基本思想:以学科建设为龙头,以人才建设为根本,坚持教学与科研两个中心,坚持管理工作向科学化、规范化、网络化迈进的方针,向着特色鲜明、研究型、开放式的国内外知名大学的最终目标阔步前进。

  为着这一基本思路的实施和贯彻,段宝岩还特别强调,要强化“四个意识”,思考“两个问题”,制定“三个规划”。在他看来,当前西电的发展,要强化创新意识、竞争意识、国际意识和超前意识;要思考学校的发展目标是什么和如何努力实现这个目标两个问题;要制定详细的战略发展、队伍建设和学科发展三个规划。

  据说,段宝岩在这次会上,一口气谈了今后十几个方面的发展大计,其中留给大家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他特别强调的“校园文化建设”这一点。在段宝岩看来,校园文化是大学育人的重要环节,他理解的校园文化至少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校园学术氛围,花园式的校园环境,教职员工的文明程度与大学生的人文素质,数字化校园。

  段宝岩告诉记者,西电传统上是一所理工专业为主的学校,加强全校师生的人文素质是他的切肤之感;而“优雅、舒适、温馨”的校园环境,则是他这个曾置身西方知名学府的留学回国者感受颇深的一点,他把这些作为自己任期最基本的目标。

  说实在的,听段宝岩讲上述这些涉及西电改革和发展的问题,如果你不打断他的谈话,他几乎停不下来,有说不完的话,一如你面对如今国内众多“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的时代人物一样,他们因为赶上了一个可以充分想事业并大胆干事业的好时代,所以面对媒体面对公众,他们一方面是为了宣传和展示自己的“企业形象”,另一方面也没忘了为他们的事业寻求更多的发展空间。这时候,尽管你已听得很多,但还是很容易被感染。

  优秀留学回国人员,大学校长,西部大开发,仅此三个新闻热点,就让我们在耐心听完段宝岩的“校长报告”后,萌生了追随其前往西电本部进一步深入采访的想法。我们当下约定下周一在西安见,我们对他说,我们要平实地跟随他一天,看看他在平凡的一天里是如何度过的;我们说,我们要随机采访一些与他常年或曾经在一起的老师和学生,看看他们眼里的“段宝岩”;我们说,我们要听一听他的妻子、女儿对他在家庭生活中的“牢骚”以及对他不可或缺的理解和支持;我们说,我们还要“现场”感受一下那所拥有七十多年历史、眼下正让段宝岩倾全力的西电的风貌,以及她所面临的现实困难和所蕴含的勃勃生机……

  再见段宝岩,他已完全被校长的“日程”格式化,他已没有完整的时间来接受我们的采访。他先在实验室倾听课题组的进展,再回办公室处理文件,再约谈重要工作,再回办公室召开校长碰头会,再回实验室琢磨课题……他就这样在平实中与大家一起实施着西电的目标

  提前在周日,我们便赶到了西电,并从学校有关部门得到了段宝岩周一的“日程”。
周一早8:00,在西电机电工程学院机电科学技术研究所,我们见到了昨日深夜才从北京赶回来的段宝岩。按照惯例,他召集了在场所有同事、助手和学生们的一个短暂业务碰头会,每个人就自己手头的课题进展作简短介绍,有问题和情况的也一一列出来,然后大家交换一下意见,段宝岩再给予“指点迷津”……很快,大家就分头去做自己的事。约摸一小时后,段宝岩起身回他的“校长办公室”去处理那里的事务。

  我们没有跟随段宝岩去“处理”他在校长办公室的事务,而是正好留下来听听这些年来,一直与段宝岩在科研上同甘共苦的同事、助手和学生们对他的印象。

  现任机电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的赵克教授,可以说是段宝岩多年来最亲密的合作者了。在赵克看来,段宝岩走上校长岗位应该是水到渠成、众望所归的事情。

  他说,段宝岩是西电人自己培养起来的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段宝岩当年一进西电的门,便在各方面显出自己的领先优势:他因家境贫寒而磨就的勤奋精神使他在学业上既刻苦且学习成绩优异,他因在上大学前有过担任中学副校长的经历而显得比别人更有领导和组织才华。因此,段宝岩在西电的学习和工作生涯应该说是一帆风顺并始终处在前列:从学士到硕士再到博士,从留校工作到出国留学再到回国被委之以重任,从学院院长到副校长再到校长,西电是如此毫不吝惜地给予段宝岩厚爱和机会,而段宝岩也十分珍惜它们。

  两位参加过段宝岩主持的“新一代大射电望远镜”研究工作的助手,则向我们回忆起他们当年与段校长共同度过的那段难忘的时光。

  那时候他拎着包在北京各大部委之间奔走,乞讨似地要课题要经费,每到一处连进门都难,一旦被允许他讲讲自己的想法时,他就难免激动和滔滔不绝了。正是这么一家一家地“诉说”自己的科研设想,段宝岩总算是有所收获。

  1995年,段宝岩参与了国际合作项目“新一代大射电望远镜”的研究工作,这在当时是一项被认为“难度很大、造价很高”的工程。因为大射电望远镜的实验模型口径达50米,段宝岩只好将其安置在学校附近的沙井村实验基地。为了攻克这一难题,段宝岩和同事们很长一段时间只能重复“沙井村-家”的单调的“两点一线”之旅。

  给两位参与这项工作的助手印象最深的是,此项工作完成最要紧的2001年,大家一直日夜奋战到农历腊月廿九,仅休息了两天之后,大年初三又一个都没少地聚集在沙井村的实验基地。

  这里除了任务要求使然, 当然少不了段宝岩个人魅力的感染。个中,我们依稀可以看出段宝岩多年来靠智慧、靠勤奋、靠拼搏、靠奉献、靠执着所走过来的脚踏实地之路。

  贺镝飞是段宝岩入西电时的第一任班主任,也是多年来一直关心和支持段宝岩事业的老同事了。特别是段宝岩一人在国外作博士后期间无暇顾及家里时,贺镝飞的关照和帮助更是“雪中送炭”。

  在贺老师的记忆中,当年的段宝岩一进校门就出类拔萃,而且特别勤奋,他“借着路灯的亮光晨读”和“打着手电在背窝里看书”的故事一度在同学中传为佳话。“但他们班并不是说一直到现在只有段宝岩一人成才、事业取得成功。只是大多数人都已离开了西电,离开了专业。”贺老师可以说是段宝岩走到今天的见证人之一,他说,段宝岩很讲感情和义气,虽然他“进步得非常快”,但他非常尊重曾经教过或带过他的老师,无论以往还是现在,逢年过节还常去看望他们。

  留给贺老师印象比较深的还有一点,段宝岩十分谦虚,每当大学同学聚会时,贺老师基本在场,他都能发现段宝岩虚心地就专业方向、学院建设以及如今的学校发展,听取各位老同学的意见,并还适时寻求有经济实力的同学支持学校建设!

  在西电短暂的采访中,我们还巧遇他在攻读硕士和博士阶段的导师叶尚辉教授。

  叶先生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是我国机电工程界的知名学者之一。很多人都为叶先生多年悉心指教,为西电培养了段宝岩这样的校长而骄傲。叶先生与段宝岩至今还保持着密切的业务联系和师生关系。

  在与叶先生聊天过程中,我们十分想从他那里了解到一些关于段宝岩专业水平的评价。叶先生向我们介绍说,段宝岩在国内学习和工作阶段所从事的专业方向,和其在国外期间所从事的专业方向不同。如果说一个学者学习阶段可以汲取更多专业知识的话,那么学习之后特别是经历过在国外学习和研究的阶段后,回国不能延续自己的专业,应该是一件很苦恼的事。对西部地区高校的许多留学回国人员来说,这一点就表现得更为普遍,因为许多人在国外学习和研究阶段所从事的专业方向,回到西部后,很难有足够的资金和实验设备的配置来保证这个专业方向研究的继续。而段宝岩的可贵之处在于,他没有等、靠,而是自己想法去争取条件,实现不了自己原先的想法,他便因地制宜地提出和申请一些暂时能做得到并能获得支持的课题,并由此开拓自己新的领域,时机成熟时再继续自己最初的科研设想。

  交谈中,叶先生还以他多年执教高校和工作在西部的经历和感受,向我们谈到了另一个问题。在他看来,并不是所有的留学回国人员一定比在国内学习和研究者水平高、有发展,有些人出国学习几年,业务上并没有太突出的进展,但回来后享受各种国家只给予留学回国人员的倾斜政策,实际上也没做出什么成就。叶先生直言,在西部,本来留学回国人员就少,水平高的客观上说就更少,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引进不了真正高水平的留学回国人员到西部工作,又对水平不是很高的留学回国人员给予“倾斜”,那势必会产生事与愿违的效果。

  在多方争取下,我们还在周一当晚,赶在也在西电工作的段宝岩的妻子赵玉珍刚刚出差回来之际,上段宝岩家去了一趟。

  这是西电大院里一栋普通教师住宅楼的一套单元房,房间的狭小与陈设的简单,是我们始料未及的。

  赵玉珍是和段宝岩当年一起从河北考入西电的同学,虽不是“青梅竹马”,但也算得上“同桌的你”。本来夫妻俩都可以在专业上有很好的发展,但由于段宝岩硕士毕业后又考在职博士,博士之后又出国作博士后,这一切让赵玉珍不得已做出了“牺牲”,并忍受着多年一家人不能团聚的痛苦。

  如今段宝岩大力推行学校中层管理人员公开竞聘上岗,符合条件的赵玉珍采取了“回避”态度,遗憾和伤感之虞赵玉珍当然有,但是更多的还是支持和配合。

  面对记者关于他们家住房的慨叹,她也直率地说,学校房改时,我们有资格也有经济能力买一套大一点的房子,但当时想到一套房子要花二十多万,双方老人还要赡养,孩子还没有自立……所以没有下定决心。不过,据她讲,现在经济条件比当初改善多了,所以一旦学校再集资建房,他们还有考虑和选择的机会。

  “正是她在背后支持我、鼓励我,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我才能完成求学的历程,我的事业才能走到今天,而且我今后的工作还需要她的继续支持甚至是个人利益的牺牲。”这是段宝岩的原话,当然不是当着妻子的面说的。他说,当着妻子的面反而说不出口,也怕自己情绪因此而激动。

   “其实,我对不起的还有我的女儿,这些年来基本没怎么管她,好在她学习还比较努力、成绩也不错,要不然我就更愧疚了。”被人称为孝子、而且只要在国内每年春节,都要赶回河北老家看望双方老人的段宝岩,在谈起女儿时,既愧疚也幸福。             
                                         摄影/本刊记者 樊世钢  


 
【查询索引】
关键字:
类 别:

 

 

Copyright © 1995-2002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 汤兆志 孙洁
联系电话:0086-10-62242959 62236794 备案编号:京ICP备020003号
电子邮件:dzb@chisa.edu.cn 技术支持:清华万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清华万博访问统计清华万博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