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万博访问统计 神州学人---中文报刊阅览室 神州学人---中文报刊阅览室

CHISA首页

CHISA周刊

中文报刊阅览室

《神州学人》月刊

留学政策

资助项目

人才档案

站点导航

网站检索

综合服务

读者信箱

网上调查

您当前的位置:CHISA首页>>月刊

北京时间:

总第158期 2003年第5期 每月4日出版

分类阅览 | 过刊阅览 | 全文浏览

教育涉外监管从留学中介始


文/本刊记者 徐妍

  2003年3月15日,CCTV一年一度影响颇广的3-15晚会现场,教育部副部长章新胜端坐嘉宾之中,格外引人注目。

  以往教育部似乎和3-15风马牛不相及。但此次现场“权威发布”的2003年年度消费预警中,与教育部职责密切相关的“留学中介”首当其冲,“警惕出国留学陷阱”出人预料地高居该晚会举办13年来首次推出的“年度消费预警”之首。

  出席当天晚会的国际合作与交流司司长曹国兴代表教育部当场宣布,今后,教育部门将继续会同公安、工商部门,加强对自费留学中介机构的规范和管理,加大对违法违规经营活动的查处力度,做好对自费留学中介机构的监督和管理。

  其实,早在此前,为加强对包括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在内的教育涉外领域的监管,教育部已出重拳,专门成立了教育涉外监管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外籍人员子女学校,以及中外合作举办的教育考试、国内举办的各种国际教育展览等当前教育涉外的热点领域,也是其要监管的重点范围和近期主要工作。此举是为“规范市场秩序,引导消费取向”。

应时而生

  羊年春节前后,国内媒体几乎是“众口一词”地报道着由教育部通报、辽宁省教育厅查处的辽宁一家留学中介机构违规操作、坑蒙消费者的事。

  辽宁天诚文化教育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诚”)系经批准成立,并通过国家资格认定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机构。2001年4月,“天诚”在未与希腊相关院校直接签署协议的情况下,委托希腊某教育集团代理赴希腊留学项目。到2002年7月,先后有41名学生经“天诚”介绍赴希腊留学,其中大多数学生被介绍到雅典某学院学习。

  根据“天诚”的安排,到该学院学习的学生抵希腊后,先到另外一所学校的预科班强化学习英语10个月,之后再转到雅典某学院。实际上,这所举办预科班的学校,位于距希腊首都雅典50多公里的一个山顶上,原是夏季游客野营之地,生活、学习环境极差。全校只有两名老师。仅有的两个教室只有20多平米,除黑板和桌椅外,只有一台电视机,并缺乏其它基本的教学设备。学生们每天仅上课4小时,且效果很差。而且,该校的全部学生就是2002年7月来的17名中国自费留学生。

  “由于学校位置偏僻、荒凉,每到夜晚,附近山上传来阵阵狼嗥声,学生们心惊胆颤,女生更是害怕。因远离城市,学生们的生活很不方便。校方每周六将他们送到雅典购买一周的食品和蔬菜,回来后存放到经他们多次交涉后校方才提供的一台冰箱里。”

  其实,近年来留学中介机构违规操作、坑蒙消费者的事,早已不是什么新闻,甚至可以说是层出不穷。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教育部联合公安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在1999年制定和颁布了《自费留学中介服务管理规定》(即5号令)和《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管理规定实施细则(试行)》(即6号令),并分两批对全国270家留学中介机构进行了资格认定。

  但即使这样,不合法中介依然在活动,而合法中介的不合法操作仍屡见不鲜。北京是目前全国合法中介机构最多、不合法中介机构活动依然“猖獗”的地区,近期北京的一位消费者因不堪忍受乱收费、服务不兑现,而把一家中介机构告上了法庭,就是明证。虽然这位消费者最终可能由于种种原因不能胜诉,但中介机构至少是不规范操作。

  无独有偶。今年3-15前夕,北京市消费者协会在通过媒体发布“2003年消费者关注的十大消费热点问题调查表”时,留学中介机构的坑蒙消费者行为名列其中,且“巧合”地已“提前”位居前十名。组织者称,这个供大众选择的消费投诉热点,是在总结近年来消费者协会接到的热点投诉中归纳出来的--关于留学中介机构的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投诉已是路人皆知,坊间了然!

  当然,决不能因为这些就断定留学中介机结构“一塌糊涂”。这正如教育部国际司分管教育涉外监管工作的副司长岑建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特别强调的那样,留学中介机构满足了老百姓的一种需要,帮助一部分人实现了自费出国留学的梦想,在为国家通过出国留学培养人才方面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另一个侧面看,也培养了一批素质比较高的办理自费出国留学事务的从业人员,为我国开辟了一条自主就业的渠道,并带动了其他行业的发展。而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出国学习则促进了国外对中国的进一步了解和理解,加强了与世界各国间的教育、文化等方面的合作与交流。岑建君认为,从这些意义上说,留学中介机构做了相当积极有效的工作,其主流也是好的。

  在岑建君看来,当前留学中介机构市场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一些国外的驻华机构擅自在华招生,国内许多没有许可证的机构依然在从事留学中介业务,部分中介机构在办理自费留学业务过程中弄虚作假编造假材料,一些合法中介机构转借资质让没有许可证的机构挂靠从而充当了非法中介机构的保护伞,部分中介机构乱收费扰乱了自费留学中介市场,还有就是有的中介机构发布虚假不实的广告。

  据说,我国加入WTO以后,各类教育涉外活动迅速发展。目前全国还有经审批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712个,外籍人员子女学校52所。在中外合作办学、外籍人员子女学校,以及中外合作举办教育考试、国际教育展览、中小学生赴境外夏(冬)令营等教育涉外的其他领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秩序混乱现象和良莠不齐的情况。

  显然,成立教育涉外监管处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在这些领域加强政府的行政监管力度。据悉,教育涉外监管处的主要职责是:根据国家有关教育涉外管理的法律、法规,对我国境内的各类教育涉外活动实施有效的行政监管;及时发现和研究教育涉外服务市场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搜集相关信息,为制定政策规定提供参考;督促和指导省、自治区、直辖市教育行政部门对重点违法、违规案件进行查处;建立案例库和有关数据统计;负责教育涉外管理的信息发布和情况通报工作。

当务之急

  岑建君副司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介绍了教育部联合公安部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等有关部门,在规范整顿留学中介机构工作方面,已经采取、正在采取和将要采取的几项主要措施。

  一是我们已熟知的“开明渠,堵暗道”。通过审批留学中介机构的资质,对留学中介机构进行总量控制。1999年开始,教育部先后审批了两批共270家国内留学中介机构,在因故暂停两年之后,目前又开始恢复审批,目的是让更多的合法留学中介机构来参与办理留学事务,打击假的,树立好的,让老百姓自己来选择。

  据悉,教育部和公安部为做好留学中介机构的下一步审批工作,最近还专门搞了一个“三年规划”,称将在审核各地申报的拟增加留学中介机构时,要参考各地以自费留学名义申请护照的人数、现有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的数量、高中毕业的人数、高考入学率、国内生产总值(GDP)、历史文化传统和外向度等因素。在此基础上,相对科学合理地确定各地未来三年留学中介机构增加的总数和分批审核的数量。

  二是积极引导。日前,国务院第86次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并已经发布。可以预期,不同层次、多种形式的中外合作办学,将为广大求学者提供更多的选择机会,这种“不出国的留学”,成本低,收效好,把握大,相信会受到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的欢迎。对此,政府将进行引导。

  三是加强政府间的合作。为使自费出国留学人员能进入信誉好、质量高的学校学习,教育部重点推进与我国公民主要留学目的地国,如北美、西欧、东亚、澳洲等国家教育部建立工作合作、磋商机制,通过这些国家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及时提供该国留学政策和教育主管部门或其授权机构认可的学校名单。近年中国学生到爱尔兰去留学的比较多,因而爱尔兰国内假冒的语言学校也比较多,为了保证爱尔兰学校的在华生源,最近爱尔兰政府出面整顿了国内的教育市场,并关闭了四所条件较差的语言学校。他们还要增派一个移民官来华,加强这方面的工作。爱尔兰方面确定,以后不是哪个学校自己来华招收留学生,而是它的政府企业局组织国内比较好的学校来招生,体现一种国家的整体形象。据悉,教育部将和爱尔兰驻华使馆加强联系,让它启动其国内优质的教育市场。岑建君表示,教育部还与马耳他、新西兰、澳大利亚、英国等国的驻华使馆加强联系,请他们“把屋子打扫干净了再请客”,给中国学生提供更好的学习条件和环境。

  同时教育部还与我国驻外使馆保持密切联系。前一阵子,有一家租别人房子办学的日本语言学校,在打官司时房子被查封,从而使得在这儿求学的中国留学生一下子“没了教室”。消息传到国内,教育部马上跟中国驻日使(领)馆联系,让他们帮助中国学生联系好新的、条件好的学校继续学习。驻日使(领)馆在妥善解决好这一问题时,还提供了一个重要情况:这所语言学校还在国内打广告招生!教育部立即通知全国各个省、市、区停止这所学校在国内的招生资格,提醒想去这所学校留学的学生谨防上当。

  四是办好国际教育展。教育部要求主办单位对各种国际教育展参展院校进行严格筛选,同时强化办展机构的诚信意识,使国际教育展成为广大求学者及其家人和社会不出国门,也可获取境外可靠留学信息并当面洽谈的重要形式之一。据说,这两年在国内举办的一些颇有影响的教育展,都是经教育部批准的。

  五是花大力气加强对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活动的监管,要求各级管理部门加大依法监管力度,及时对投诉案件进行查处。对情节恶劣的典型案件,通过媒体予以曝光。如前文所述,教育部在接到有关辽宁“天诚”的违规情况后,全力督促辽宁省教育厅对辽宁“天诚”进行停业整顿,并将之通过新闻媒体予以曝光。

  记者注意到,作为全国留学中介机构的审核认证单位,教育部在专为此事的“通报”中,没有回避“近来一些获得国家资格认定的留学中介机构为谋取经济利益,通过编造假材料、转借资质、发布虚假广告、擅自开展未经确认的出国留学项目等形式,进行违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活动”的现象。

  六是成立教育涉外监管处,并把近期工作重点依然放在留学中介机构的规范整顿上。可以说,目前关于留学中介机构的整顿和规范,成了刚刚成立的教育涉外监管处的主要工作,成了“当务之急”和“重中之重”。

  教育部办公大楼主楼西侧,一栋灰色二层楼的一间办公室,教育涉外监管处就在这里临时办公。新搬来的办公桌,新购的文件柜,新的电脑,还有两部新装的电话,在几乎所有设备都是全新的环境中,记者见到了教育涉外监管处处长陶洪建和副处长刘少华。不断打来的电话和与记者断断续续的简短交谈,让记者感受到了他们工作的忙碌劲儿和压在他们肩上那沉甸甸的责任。

  用陶洪建的话说,办公室刚开通的电话,这阵子都快被各种留学中介投诉和咨询打爆了!据他介绍,教育部原部长陈至立、现部长周济,尤其是主管教育外事工作的副部长章新胜等有关领导对规范和整顿自费留学中介以至整个教育涉外秩序特别重视,对加强留学中介的监管和整顿先后多次作出重要批示。

  据记者了解和观察,在教育涉外监管处眼下这“表面”繁忙的背后,在他们的大脑内存和电脑内存里,已蕴积了和酝酿着各种各样的计划、举措、设想、方案。而他们最关心的就是如何根据市场经济和我国加入WTO的新形势加强宏观监管,如何通过强化监管来促进发展。岑建君介绍,教育涉外监管处近期正在推动以下四项措施:

  一是加强对境外教育机构的资质认证。教育部拟成立国外教育机构资质鉴定中心,对国外政府认可的或政府委托权威机构认证的高等学校,以及直接与高等学校相衔接的预科学校和语言学校,进行资质认证。据悉,这块工作教育部以前主要是依托驻外使(领)馆来完成,以后要依靠该中心的工作,把留学中介国外合作机构资质鉴定的工作做得更好。同时,也在考虑如何对驻外使(领)馆的这项工作提出更规范化的要求。

  二是建立教育涉外监管信息网。它是面向社会提供咨询的一个窗口,也是政府发布教育涉外各类信息的一个平台。初期将主要公布自费留学中介有关政策、国外政府和权威机构认证的高等学校、合法中介机构与国外合作项目名单、合法中介机构名单及其业绩、受表彰或处罚情况、合法中介机构从业人员培训情况等,但很快就会扩大到教育涉外的其它方面。

  本刊截稿时,教育涉外监管信息网(http://www.jsj.edu.cn)已经开通试运行,自费留学中介的基本内容已上网。

  三是建立留学中介机构行业协会。通过行业协会制定行业规范和标准,逐步使既无规模、也无特色以及经营不善的中介退出市场。现在看来,大家都认为一下子成立全国性的行业协会有困难,但是应该有一个标准。为此教育部将组织各方面专家,制定留学中介规范工作建议版本。这个规范版本的要求将十分严格,而且要逐步做到量化指标,核心是要求中介在“六个环节”上“中规守矩”,这六个环节就是“两个标准”和“四个服务”。其中,“两个标准”一是针对留学学校的标准,保证国外学校的质量;二是要有标准的协议合同。“四个服务”是,咨询服务、申请入学服务、境外服务、签证服务。教育部计划在规范版本出来后,将发到各地,由留学中介机构组织自评,地方教育外事部门组织复查,教育部负责抽查,并把结果公布在教育涉外监管信息网上。显然,这样做,有利于行业协会快速成立,有利于各地教育部门进行年检,使老百姓能识别中介优劣,有更多的选择。

  岑建君透露,教育部还要搞一个关于留学中介机构运行标准的优秀版本,这个标准要求更高。能达到这个版本要求的优秀留学中介机构,将会被给予一些特殊的待遇,比如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提供中介服务,让它做大,做出品牌。也就是说,政府还要扶植优秀的中介机构。

  四是逐步进行中介从业人员培训。据岑建君介绍,教育部将从组织留学中介机构的总经理培训做起,通过培训后给总经理发上岗“证书”。如果你违规操作,还可以收回你的证书。为了树立中介机构的“诚信”,要让其总经理有“如履薄冰”的感觉,要让从业者认识到没有诚信就名声扫地,就没“生意”可做。然后,教育部还将组织留学中介机构的项目经理培训,比如说你是做澳大利亚留学项目的,你就该了解澳大利亚各方面的基本情况。培训完了之后,也要在网上公布,标明某某做赴澳留学的项目取得了培训证书。

  在岑建君看来,只要设身处地站在学生和家长的角度好好想一想,认识到“做学生出国留学是做不可再生产品”,政府加强监管,扶优打假,行业加强自律,中介机构依法办事、提高服务质量,创出品牌。大家在三个层次上各施其职,多办好事多办实事,留学中介工作肯定会越做越好。

归于市场


  如果我们跟您说,即使是现在,就在北京,照样有卖五金和化工原料的商店代理出国留学申办项目的现象,您可能根本不相信,可这样的事就恰恰被工商部门发现了。

  留学中介这一当前教育涉外的重要领域,其市场需求和潜力是明显的,就是因为它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还很有市场,所以仍牵动着众多的消费者。

  记者的一位朋友的孩子,已经在美国作交流学生,为了能让孩子留在当地继续学业,想尽了各种办法,只为打听其美国朋友为他推荐的一所当地学校的情况,忧心忡忡。由于远隔万里,朋友因签证原因不能赴美,孩子又不具备自我办理的能力,所以回过头来还是去找中介机构。中介机构当然不愿放过这桩好买卖,因为它无需花很多的费用,就可以让在美国当地的合作部门去联系核实一下。就是这样简单的生意,朋友也照出了相当可观的代办费。

  就在记者采写此稿过程中,《北京晚报》披露了这样一则消息:2002年12月,北京某学会到一中学开展留学中介活动,六名学生看中了这个学会所介绍的项目,按照该学会“老师”的意见,离开学校回家等着到国外留学,但三个月过去了,没见任何动静,一打听才知道,该学会根本就不具备开展出国留学中介活动的资格。

  诸多事实表明,市场有需求,而且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市场需求还有越来越大之势,所以谁都来争这块“肥肉”,市场的良莠不齐和各种违规现象就会相应滋生。在中国当前国情下,政府的行政监管必不可少,中介的规范仍任重道远。

  我们注意到,刚刚结束的本届政府的机构改革,在新设立和改组的两委一会一部一局中,就有三个带有“监管”字样,因为“健全监管体制”是这次机构改革的重点。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在WTO规则下,政府要做事,要“为人民服务”,也得遵守国际规则和国内法律,用行政的方式去做“市场监管”,促进市场在遵循其自身规律的前提下有效发展,更好发展。

  也就是说,加大教育涉外的监管力度,加强对留学中介机构的监管工作,是政府在当前形势下一种颇合时宜的管理方式,但效果如何,或者说它最终作用的体现,还得市场说了算。当市场越来越规范的时候,当与市场相适应的法律法规越来越健全的时候,当众多消费者的市场意识和法律观念越来越成熟的时候,当有越来越多的有先见之明的留学中介机构诚信为本越做越成品牌的时候,也许政府行政监管的工作强度就会小得多。从这个意义上说,教育涉外的政府监管的定位自然应该放在培育完善的市场体系和健全完善的市场法则上。

  教育部国际司司长曹国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支持留学”是我国出国留学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出国留学,我们要在国际和国内两种规则下,一手抓规范,加强监管,查处伪劣;一手抓发展,制定规则,树立品牌,并最终让市场来优胜劣汰。 摄影/张学军 徐妍

                                               责任编辑/徐妍  


 
【查询索引】
关键字:
类 别:

 

 

Copyright © 1995-2002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 汤兆志 孙洁
联系电话:0086-10-62242959 62236794 备案编号:京ICP备020003号
电子邮件:dzb@chisa.edu.cn 技术支持:清华万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清华万博访问统计清华万博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