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万博访问统计 神州学人---中文报刊阅览室 神州学人---中文报刊阅览室

CHISA首页

CHISA周刊

中文报刊阅览室

《神州学人》月刊

留学政策

资助项目

人才档案

站点导航

网站检索

综合服务

读者信箱

网上调查

您当前的位置:CHISA首页>>月刊

北京时间:

总第155期 2003年第1期 每月4日出版

分类阅览 | 过刊阅览 | 全文浏览

“马关”叙怀


撰文/史生(留学日本)
  
  马关就是现在的下关,它是位于日本本州最南端的山口县的一个城市。古往之时,下关也称赤间关或马关。中国人熟知的《马关条约》就是在这里签订的。
  
  从数年前开始,因为在一所学校授课的关系,每周我有两次机会越过九州与本州之间的关门海峡,踏上下关的土地。对我来说,这儿实在是一个令人难以释怀的地方。我相信,任何一个多少有些中国近代史知识的中国人,如果亲临这块土地,亲眼目睹这儿的另一种“历史的现场”,都必定要再次咀嚼发生在19世纪甲午年间的那一场悲怆而屈辱的战争,经历一次心灵的震颤。也许会在历史的回忆、体验与认知之旅中焕发重审历史、透视现实的欲望和热情。至少对我个人而言,在那个阴郁的日子里,一个人静静地找寻一百多年前的那场战争留在下关的印记,不论它是建筑、文字、影像还是物品,实在是一次精神洗礼的过程。
  
  今天,当你走出下关站,海峡对面的北九州门司港遥遥可见。出站便是号称最繁华的老市区,古代近代的许多名胜都坐落在这一带。不过,细细打量,这里与高楼大厦林立、车水马龙的大都市还是不同,依旧透露着井然安静、甚至多少有些冷清的小城风致。沿着海岸线旁东去的马路信步,一路上有不少值得好好观赏的景点。不过,一直牵引着我的心、令我几乎是直奔而去的,还是很久很久以来我就知道的那个地方--“春帆楼”。
  
  我在有关的书籍上见过百年前的春帆楼的照片,那不过是掩映在树丛后的一间不太大的木造建筑,勾檐细窗,古香古色。我极力想像今天的春帆楼--至今仍在营业的市内一流的料亭兼旅馆的风貌,却无论如何也清晰不起来。我一边看着旅行地图,一边小心翼翼地寻找着我的目标。先是矗立在马路旁边的路标--“日清讲和纪念馆”赫然醒目。朝路标所指的方向一看,春帆楼已在眼前。先是立在墙上的一块破旧斑驳的看板上歪歪扭扭地写着“重要史迹 春帆楼”,看板下面是一盏灯,玻璃罩早已破碎,给人一种苍凉败落、无可奈何的感觉。在向前二三十米的山坡上,那座四周一片绿树,主体三层、中间四层的黄色建筑,就是让人刻骨铭心的春帆楼。
  
  春帆楼稍前的右手旁,就是“日清讲和纪念馆”,规模不大,甚至略显破旧。纪念馆门口立着牌子,上面是介绍纪念馆的文字,介绍不长,我把它译成汉语,全文抄录下来∶
  
  昭和12年(1937),为公开日清讲和会议所使用的有关物品及珍贵资料,本纪念馆开馆。
  
  展品中的椅子曾是浜漓宫中的用品,还有灯、取暖用的炉子、砚台盒、墨壶以及印泥,都是十分珍贵的历史资料,这些资料讲述着当年讲和会议的情景。
  
  明治28年(1895)年,以邻接的春帆楼为会场举行的日清讲和会议,是世界外交史上的一次重要会议。以日本全权办理大臣伊藤博文和清朝全权大臣李鸿章为主,共有两国代表11人列席会议,进行和谈。
  
  另外,在交涉期间,还发生了歹徒狙击李鸿章、致使其负伤的事件。
 
                                       下关市教育委员会

  纪念馆面积不大,展品也不算多。中间是当年会场的复原,一张长桌,周围一圈椅子,上面摆着若干用品。中国代表一侧的椅子旁的小牌上分别写着每人的名字。他们依次是∶头等参赞官伍廷芳、头等参赞官罗丰禄、全权大臣李鸿章、全权大臣李经芳、头等参赞官马建忠,再加上日方的6人。在这古香古色的中国式长桌上,我们无法想像中日双方以怎样的表情、怎样的言辞、在怎样的气氛中交涉谈判;也不知李鸿章一行在《马关条约》上签字时,该是何等惨淡的心境!
  
  据日方资料记载,1895年3月20日,李鸿章一行走下悬挂着德国国旗的汽船,踏上下关的海岸。码头上聚集了众多的马关市民,当然他们不是来欢迎李鸿章,而是要看看败国之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到处是“支那!支那!"的声音,可以想像那是怎样的一种充满着鄙夷和侮辱的景象。然而,更令人心情复杂的却是,在战争中一败涂地、前来割地赔款让权的李鸿章,除带了数名清政府官员外,竟带来了多达一百多人的随员,更有大批的生活用品。3月19日,竟然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将这些东西从船上运上岸。数量庞大的物品中,有炊事用具、饮用水、蔬菜、肉类、甚至随员用的桌子椅子,还有大量根本没有必要越过大洋从中国带到日本来的物品。其中特别醒目的,是李鸿章专用的轿子。据载,方圆四尺的轿子精致绝伦,四面是精美的罗纱,左右镶着八寸角的玻璃,上面是雍容华贵的天鹅绒;轿子由八名专属轿夫时刻小心翼翼地守护着。日本人也许是以一种新奇的目光看着这些,并把它作为异国趣事记录下来。可对我们来说,这不恰恰是一个王朝衰败腐朽和无能的象征吗?不正是大清帝国惨败的要因之一吗?

  3月24日中日双方代表第三次会谈一直到下午四点才结束,在中国使节返回住处的途中,李鸿章被一名叫小山丰太郎的日本歹徒用手枪击中脸部负伤。在李鸿章治疗养伤期间,中日签订了一时休战条约。由于李鸿章的伤势恢复比较顺利,谈判于4月10日重开,15日谈判结束,17日上午10点,双方正式签订了所谓的“讲和条约”。

  “马关条约”的内容在中学的历史教科书中就可以找到,可是它留在历史上的屈辱沉痛的回响,却一直延续到今天。我们重审那一段历史时,不能只停留在倾诉我们的悲哀和痛楚上,我们有必要经常复习这一段历史,在时间长河的天平上不断确认这一历史代价的沉重;我们也需要通过反省自身,向历史汲取智慧,这不仅能使我们变得强大,也会使我们变得聪明。否则,历史的耻辱永远都无法彻底洗刷干净。

  甲午战争,日本一下子打败了其千百年来一直仰视的中国,以那一刻为转折点,日本人对中国的态度也由尊敬和崇仰一变而为轻蔑甚至侮辱。当时,一个叫生方敏郎的新闻记者兼幽默作家在《明治大正见闻史》(1978中公文库)中,记录了这种社会景象∶

  随着日本在日清战争(甲午战争)不断取胜,一般人们的心中都涌起了蔑视敌手的情绪。对中国人的憎恶开始出现在画里和歌里。丝锦画上画的日本兵是勇猛直前,中国兵则是狼狈逃窜。夏季节上玩的小靶子都是中国兵,有的商店年底大甩卖,赠送顾客的小礼物竟是中国人人形的头。就这样,日清战争使日本人心中的中国形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胜者为王败者寇”。“讲和”交涉中,日本方面毫不客气地拉开架式,向中国大施威仪,要大大敲诈中国一把。先是在李鸿章之前,清政府曾两次派使节来下关谋求讲和都被日本政府拒绝。第一次是1894年11月25日,第二次是1895年2月9日,日方均以这两次的使节级别不够,不足以全权代表国家政府为理由而打发了之。在这种情况下,清政府无奈,只得委任直隶总督李鸿章为讲和全权大臣。李鸿章挨了一枪之后,匆匆签订了条约。

  这么一场局部战争,而且是日本人为了扩张自己的权益,先向中国发动攻击,进而挑起的战争,就逼迫中国割让了辽东半岛(后来由于英法俄三国的干预,改为用三千万两白银赎回)、台湾及澎湖列岛,逼迫中国对日本开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更一气迫使中国赔偿日本两亿两白银。那么,这笔当时折合日圆三亿六千万圆的巨额赔偿金是怎样一种概念呢?

  一、 这笔巨款超过了日本在这场战争中所使用的全部费用,就是说日本人赚了一大笔。据日本研究者研究,日本在这场战争中所使用的全部费用大约是两亿圆左右。

  二、 这笔巨款相当于当时日本全国一年半的财政收入,相当于清政府三年的国库收入。

  巨大的赔款沉重地打击了原本陷于困境的中国经济,极大地加速了中国的衰败。清政府为了支付赔偿金,不得不以出让租界、出让铁路的方式,向西方列强借款,从而极大地加速了中国的殖民化。而对日本来说,赔款直接促成了日本“金本位制”的确立以及近代产业、包括教育的急速壮大和发展。具体说,由于中国是以将英镑存入英国银行的方式向日本支付赔款,就使得日本一下子在英国国家银行中保有大量的外币通货,从而自然进入了西方国家通行的金本位制的金融体制中。以此为契机,日本才得以在两年后施行金本位制。产业方面,赔款使得政府有资金大量注入到军工业、重工业等部门,为产业及社会各领域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支援。日本在甲午战争中得到了什么,实在是我们未必很清楚的,但又是我们必须清楚的。

  可是另一方面,半个世纪后,中国人民经历了日本长达十五年的野蛮侵略和掠夺,付出了超过甲午战争千百倍的巨大损失。当中国成为战胜国的时候,不但没有向日本要求领土和主权、要求理当得到的赔偿,中国政府反倒是善良地以德报怨,完全放弃了对战争赔款的要求。在这个意义上,日本战后的迅速复兴中又有了中国的因素。

  历史真是有趣,近代日本的两次发展,一次是得到了中国的巨额赔款,一次是中国放弃了更加巨大的赔款。因此,当我今天在日本亲身体验和经历种种令人不快的一次次的喧嚣,比如有人说当年中国放弃赔款是有什么什么目的;比如最近几年一再成为话题的“日本对华政府开发援助”,要么有人动不动就叫嚷以援助作为要挟要达到什么目的;要么有人大叫日本的钱花得不够脸上有光,要求中国立牌子,做宣传……。这时候,我常感慨历史的讽刺意味。当年中国的善举为什么没人记得,或者有人记得却为什么没人提起? 难道历史就这么如一缕轻烟?

  在黄昏的夕阳下,我走进春帆楼。年青的男女店员们,女的和服,男的西装,都满脸微笑地向你打着招呼。我打量四周,看到了二层的“讲和之间”(间,即房间或厅)的牌子,我向店员询问,可不可以上去看一下?他们婉言拒绝了,说是上面在营业。无奈,我只好踱了出来。面对这历史的“证人”,我极力试图整理自己的情绪。可是,历史的故地搅动人的心绪,实在不能不让人想得很多很多。战争、尤其是失败的战争,留给历史的遗产,让我们感觉到的不仅是苦涩屈辱,还有不解和些许讽刺。

  我又一次印证了∶把握历史不仅是为了知道昨天,更是为了捍卫今天和明天;历史不只是发生在过去的一串串事件,历史更是教材,是指南,是无限的智慧。

 夕阳下,我在归途中回眸暮色中的春帆楼,不由地感觉到一层冷气,那里有寂寞,也有严峻。(图为和谈会场复原)
                                             栏目编辑/段风华  


 
【查询索引】
关键字:
类 别:

 

 

Copyright © 1995-2002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 汤兆志 孙洁
联系电话:0086-10-62242959 62236794 备案编号:京ICP备020003号
电子邮件:dzb@chisa.edu.cn 技术支持:清华万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清华万博访问统计清华万博访问统计